小说:2013之基因净化(20)

第九集大瘟疫降临

美国和欧盟领导人紧急磋商,情报部门联手调查,是否是荷兰或美国的实验室科学家向朝鲜泄漏了实验资料细节,他们相信,凭朝鲜自己的科研力量,还没有能力在实验室制造出超级病毒。朝鲜问题专家分析,朝鲜制造超级病毒的目的,是想要胁全世界,向朝鲜提供更多的粮食和经济援助,解除政治和经济封锁,从而帮助朝鲜新领导人金正恩度过国内经济危机。国际社会最担心的是,朝鲜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和采取了足够的措施,防止超级病毒扩散出实验室。国际社会一直谴责朝鲜政府不顾人类的安全,联合国通过决议,要求朝鲜立即销毁实验室中的超级病毒,但被朝鲜拒绝,理由是,美国和荷兰可以造病毒,朝鲜也有权这样做。

2012年12月4日,朝鲜军队中突然爆发瘟疫病毒大流行。瘟疫首先袭击敏感的板门店地区驻守部队,然后蔓延到105坦克师、第324大联合部队、海军第597联合部队指挥部和所属部队、空军第1017部队、空军第378部队、第671大联合部队指挥部、第3870部队、空军第354部队、第169部队、驻守西南前线地区的第四军司令部所属各部队、第842部队,和西部沿海的海军123部队和椒岛驻守军人。

人们还记得,2月以来,由于美韩连续举行联合军演,朝鲜认为这是对朝鲜主权和尊严的忍无可忍的侵犯,号召朝鲜军民将以“朝鲜式圣战”粉碎美韩战争挑衅活动。金正恩连续视察板门店、人民军战略火箭炮部队等前沿部队,并亲自指导了人民军陆海空军联合打击训练,朝鲜外务省发言人表示朝鲜“已经做好了对话和战争的一切准备”,今年3月初,金正恩第二次又视察了板门店地区,并他对现场的官兵说:“如果再次爆发战争,一定会让敌人签署投降书。”现场官兵高呼“万岁”,视“最高司令官为自己的命运与未来,决心誓死保卫他”。朝鲜喉舌媒体吹嘘说,朝鲜各地青年纷纷报名参军,复员军人也纷纷要求复队,媒体报导,报名参军、复队人数与日剧增,已达到194万。朝鲜人民军第2、第4军官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已经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但这一次,金正恩的部队被彻底击败了,连投降的机会都没有。

瘟疫病毒之所以如此迅速和猛烈,感染者初期症状像患普通感冒,经过一两天咳嗽、高烧,寒战、呕吐,状况突然恶化,呼吸困难,不得不送进急救室输氧,一两天后伴随呼吸衰竭、肾功能衰竭、神智不清而心跳停止,死亡速度之快令人震惊,死者中相当部分是健康的青壮年,凡感染此病毒的人,几乎全部死绝。同时传播迅速,传染性极强,救治病患者的医生护士,即使戴着口罩,也会被感染而倒下。更可怕的是,即使采取了隔离措施,但病毒仍然冲破空间和障碍物,似乎从无到有一下子冒出来,瞬间击倒一个朝鲜军人,然后是身边的人,然后像石头投入湖面的涟漪,荡漾开去,所到处,朝鲜军官扑扑倒地。朝鲜部队医院的医生护士也随军人一起倒下,氧气瓶早就用完了,染病的人只能活活窒息而死。没有人敢靠近部队医院,即使戴着防毒面具和生化防护服,也无法解释的出现病毒感染,然后痛苦的死去。瘟疫病毒如看不见的狂暴巨人,带着火山般的愤怒摧毁着金氏王朝的保护柱梁,如石头碾子碾压过地上的蚂蚁,急不可耐的击杀着金氏王朝的每一个忠实卫士,这些愚昧的死士已经把命交给了共产极权,他们不死,金氏王朝难亡,千万百姓无路可逃。

一开始,金正恩政权拼命掩盖着军队大瘟疫流行的真相,因为知道,军队一乱,老百姓就再也无法控制,金家王朝将瞬间垮掉。他们采取最严厉的封锁措施,开始还进行救治,后来发现是无法控制的大瘟疫,金正恩和军事委员会下令,只要发现士兵或军官感染瘟疫,立即秘密枪毙,尸体掩埋,避免瘟疫继续扩散;同时下令,禁止谈论大瘟疫消息,谁敢泄漏大瘟疫真相,以泄漏军事秘密罪格杀勿论。

按金正恩和军委会的想法,原以为大瘟疫流行一阵,死上二十万,就过去了,所以宁可军人死在军营,也不准让他们疏散回家。哪想大瘟疫病毒如此凶猛,把军营变成了一座座死亡地狱。军队的大瘟疫越演越烈,几十万军人或病死,或感染后被活活枪杀,但瘟疫仍然像淤泥塘里的气泡一样,四处开花,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军士和军官们开始四处逃窜,忘记了几个月前高呼,要誓死保卫领袖的雄壮誓言,因为连用枪威胁士兵不准逃跑的的军官和岗哨已经在大瘟疫中被扫平,更因为他们只是为了混口饭吃才成了金家胖子的家丁。逃亡军人讲述着瘟疫和瘟疫中的大屠杀,朝鲜老百姓这才知道,朝鲜金氏王朝不可一世、固若金汤的军队长城,已经在大瘟疫中化作灰飞,而万千的家庭,哭泣着葬身军营的亲人。

大瘟疫病毒大流行之初,朝鲜曾经派特使秘密到北京,请求中共派遣流行病毒专家到朝鲜指导大瘟疫的防治工作。结果这些专家全军覆没,也感染了病毒后死在朝鲜部队医院。吓得中共再也不敢继续派专家去支援朝鲜了。

韩国是第二个知道朝鲜军队爆发大瘟疫病毒大流行的国家,不过比中共要晚三个月。消息是由韩国板门店驻军首先发现的,突然有一天,发现板门店地区朝鲜站岗的士兵全部消失了。韩国军方一开始还莫名其妙,以为朝鲜有什么阴谋,妄图找借口挑起战争。连续几天的观察后,才决定派遣一支特种兵进入朝鲜边界,结果发现了许多新的坟墓,和一座空城。开始有朝鲜人逃难来此,从他们口中,了解了这三个多月来的巨变。

随着军队相继变成坟墓,和士卒军官纷纷逃离,朝鲜的“伟大领袖”金正恩家族,已经无力控制人民。失去了邪恶的军队暴力做支撑,人们长期积蓄的不满如一滴又一滴山崖飘落的水滴,悄悄冒了出来,逐渐汇集成洪流。朝鲜几乎10个人就有一人当兵,当人们听到亲人染病后被活活屠杀的消息,愤怒的百姓、警察、公务员走上街头,走向平壤,要向金家邪恶领袖讨回公道。树倒猢狲散,金正恩和家族成员,乘着最后一点机会,慌忙携带钜款乘私人飞机逃离了朝鲜,举家族迁往瑞士。他们害怕,金家三代对人民犯下的滔天罪恶,足以让自己被绞死一万次。

国际社会此时才知道,大瘟疫病毒大流行,摧毁了金氏共产独裁统治。

几十年来拦住朝鲜人民投奔自由韩国的板门店朝鲜军人柏林墙,哗然倒塌了。转眼之间,共产极权下的朝鲜人民自由了。板门店地区,再也看不到一个朝鲜军人,军营空荡死寂,成立动物和鸟儿的乐园。失去了军队和政府的朝鲜开始动乱,没饭吃的人结伴成群,砸商店、抢粮食。汹涌而来的朝鲜人,聚集在韩国边境,希望逃离动荡不安的朝鲜。韩国在板门店边界设立了难民营,接纳逃难的朝鲜同胞。韩国总统做出紧急部署,抽调精悍人员,组成“朝鲜临时管理委员会”,暂时对朝鲜地区进行全面管理,并派遣韩国军队入驻朝鲜,接管核设施等关键部门,维持秩序;同时请求美国、日本等国的紧急国际救援。在韩国和国际社会的努力下,朝鲜的粮食供应系统回复正常,社会秩序很快恢复稳定。朝鲜人感受到韩国和国际社会的真诚帮助与尊重,终于能吃饱饭了,不需再像膜拜神一样早晚礼拜一个流氓恶棍了,战争威胁也消失了,他们载歌载舞,欢庆能自由的和韩国同胞在一起。朝鲜和韩国人民渴望的统一与和平,竟然就这样梦幻般的实现了,跌破任何政治观察家的眼镜。

美国和欧盟的科学家怀疑,这次大瘟疫病毒流行,病毒来源来自于朝鲜自己在实验室制造的H5N1型高致病性禽流感变异病毒。后来世界卫生组织的科研小组进入朝鲜,在死亡的士兵尸体中取得病毒样本,经基因测试,发现不是H5N1型高致病性禽流感变异病毒,而是一种人类从未见过的罕见超级变异病毒。医学测试显示,病毒毒株形状是252个壳粒构成的廿面体,包含有H5N1病毒禽流感、甲型H1N1猪流感、SARS病毒三种流感病毒的核糖核酸基因片断,目前主流抗病毒药物如达菲、利巴韦林、奥司他韦等抗病毒药对这种毒株作用微弱。美国疾控机构的照片显示流感病毒呈阴性反应,通过唾液、喷嚏、接触均可传染,而最可怕的是能通过空气传播。面对有史以来最可怕的怪异超级病毒,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为“2012末日病毒”,因为病毒最先出现时是2012年12月。

韩国和国际社会担心,在朝鲜流行的瘟疫病毒很快会扩散开来,造成世界末日。奇怪的是,自从朝鲜金氏王朝倒台后,“末日病毒”就停止了在朝鲜军营狂奔的脚步,像冬季的北极熊一样,躲藏了起来,消失在白茫茫的世界中。

此时,为2013年4月。全世界的病毒科学家和药物学家都把科研力量集中到“2012末日病毒”上来,他们知道,如果不能尽快研制出有效的疫苗,找到开发有效的药物,一旦末日病毒流行,人类将万劫不复。可是,谈何容易,对抗全新病毒的疫苗和药物,需要时间,而且是以年计,犹如当年面对SARS病毒的程式。

可惜,末日病毒不再延宕,两军对阵,临场才进行科学的准备,来不及赶上末日病毒逼近的脚步。(待续)


小说:2013之基因净化(1)
2009年美国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时,大富豪邓尼斯的女儿海洋生物学家玛洛丽染上流行瘟疫,死后奇迹般活了过来。濒死时被告知,末世大淘汰即将来临,前几次的病毒大流行只是演习和警告,真正的大瘟疫来时,无数的世人将无处可逃。
小说:2013之基因净化(2)
玛洛丽微微的笑着,摘下黄褐色的半框眼镜,看久了,她觉得有些疲劳,毕竟刚刚大病了一场,元气还没完全恢复。她不是叫人惊艳的女人,脸型圆方,但五官端正,皮肤白皙,笑容明朗热情,坚强而自信,随和的力量能感染身边的人。
小说:2013之基因净化(3)
一个小时后,医生们走出病房,向邓尼斯先生表示谨慎的祝贺:病人恢复了一些神志,不过仍在危险期,还需要继续观察。
小说:2013之基因净化(4)
灭世大瘟疫在接下来几年时间就要降临人间。可是,最前沿的科学研究和医药能力却像纸条糊成的罗网,准备捕捉灭世大瘟疫这只草原上的狮子。
小说:2013之基因净化(5)
现代科学的研究,每当提及要考虑精神的作用的时候,人人都很为难,因为精神因素太复杂了,怎么考虑?看不见摸不着,又没有测量的工具。就像人们对理直气壮地问“激动有多重”一样无奈,没有人能定性和定量精神状态。
小说:2013之基因净化(6)
连续两个月阴沉的天气,即使太阳偶尔露一下脸,转眼间又消失在迷濛中,整个世界抑郁不清,好像浸透在一种莫名脏脏的气氛里。然后大瘟疫病毒突然出现在朝鲜和中国,接着像夜空中的焰火般,转眼扩散到韩国日本;美国和欧洲的瘟疫病毒焰火与此同时被点亮,澳洲也在劫难逃。比禽流感病毒更毒,比SARS病毒流行更快,比甲型H1N1病毒流行更广,比爱滋病毒更无药可救。
小说:2013之基因净化(7)
而分子生物学的学术权威,几乎都是坚定的进化论的信徒,凯文真是觉得这些学术权威可怜,他知道,这些专家教授唯读专业有关的书籍,甚至连社会新闻都不看,这些年来考古界的各种各样新奇古怪的新挖掘探险成果,都足以让他们把进化论当旧电视扔掉。可是受蒙蔽的专家学者却没机会接触到这些新闻报导和学术报告。
小说:2013之基因净化(8)
2009年全世界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铺天盖地让人类胆战心惊,幸亏突然像擦边而过的台风,消失的没影踪,科学家也无法解释,人类虚惊一场。
小说:2013之基因净化(9)
预言的描述和宗教知识让凯文明白,大瘟疫病毒降临人间的时候,只有“纯洁的人”得以幸存。近4800年前的灭世大洪水中,西方只有诺亚一家人逃过劫难的故事;13世纪黑死病肆虐欧洲时,亲人间都不敢靠近,但有些修女积极的救护病人,身处鼠疫病毒笼罩中,但病毒似乎总是远离她们,似乎可以说明一切。
小说:2013之基因净化(10)
桑卓总是记得儿子最后的故事。几年前的4月初,虽然美国政府警告公民不要去广东和香港,但中共卫生部长笑着表示,北京没有SARS疫情,观光经商很安全,请国际人士放心。所以乔治还是飞去了北京,与北京市政府外经贸部官员谈判一个数额巨大的投资项目。

以上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dede:global.cfg_webname/}如有雷同请联系我们
以上图片部分来源于网络{dede:global.cfg_webname/}如有雷同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