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彪:病痛让我体验爱的本质 我要坚强生活

【大纪元6月14日讯】(中华网6月13日报导)2004年对于傅彪来说可能是一个轮回,一向健康的他被证实患肝癌,而且病情危急,一时间,傅彪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在妻子和朋友的帮助下,他顺利度过难关,完成换肝手术,而且恢复很好,消息传来,几乎所有人都为他感到高兴。

就在大家感叹好人有好报时,今年5月传出他再次入院接受第二次肝移植的消息,傅彪的病情再次牵动众人的心。记者与傅彪身边人联络过几次,由于傅彪目前正在北京养病,虽然身体恢复不错,但实在无法接受采访,所以记者只能根据以前采访记录和资料与大家一起走近傅彪。

一波三折的艺术道路

记者:听说你出生在一个石光荣式的家庭?

傅彪:差不多吧,我出生在北京总后勤部的军队大院里,父母都是军人,和《激情燃烧岁月》里的感觉很像,父亲是家中绝对的一家之主。

记者:那怎么会允许你走上影视表演的道路呢?

傅彪:是我自己偷着决定的。当初高考落榜,无意间发现中华社会大学电影艺术系表演专业招生,我就背着家里人去报名,还找到总政话剧团的老师辅导。后来因为没有了零花钱无法交报名费,只好和母亲说,母亲也决定不了,又找到父亲,当时他就问了我三个问题:“你喜欢这个吗?”“以后碰到困难你会不会后悔?” “碰到天大的困难也不后悔吗?”在听我说完不后悔之后,父亲就对母亲说:“给他钱,让他去考。”就这样我通过了父母的那一关。

记者:但好像你的事业发展并没有预期的那样顺利?

傅彪:是呀,离开学校以后,我考上铁路文工团的话剧团,后来又被调到曲艺团,领导认为我应该演评书,说相声。可是我不喜欢,总觉得学了这么多年表演,应该演戏,就这样双方别了个劲儿,团里既不让我出去演戏,也没有演出,我就足足待了8年。

记者:为什么没妥协?

傅彪:我学的就是表演,喜欢的也是,如果不让我做这个还有什么意思,后来我干脆下海了。

记者:好像也没成功,还被骗了?

傅彪:这就是外边传说的替别人还30万的事情,帮别人担保单位的集资款,结果对方携款跑了。我觉得这件事情是我错了,必须由我来面对,还一辈子我也认了。后来我遇到了张艺谋,是他把我领进了电影艺术的殿堂。拍摄《摇呀摇,摇到外婆桥》是我一生最重要的转折点,在张艺谋、李保田、李雪健身上我学到了太多的东西,在那之后,我反倒不急了,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沉下心拍戏。

记者:再后来就遇到了知音冯小刚?

傅彪:是呀,《甲方乙方》是在总后部队大院里拍,我和当时的制片主任陆国强是好朋友,当时剧组缺钱,他就让我帮忙,这冯小刚就注意到我了,让我演张福贵。后来《不见不散》也想找我演个配角,但要去美国,我觉得太麻烦人家,还花那么多钱,就没有去。结果冯小刚一直记着,直到《没完没了》他顶着压力让我演,这才算出了头。

妻子旁边多了个“大孩子”

记者:你患病之后,你妻子张秋芳开始被大家熟悉,你们是怎样认识的?

傅彪:我们当时都在铁路文工团,我演过《骆驼祥子》里的刘四爷,她演虎妞,这就熟悉了。我这人好说个笑话,她爱笑,一笑起来“嘎嘎”的。我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大声笑呀?她说,那怎么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呀。彼此就注意上了。

记者:好像去饭店吃饭的时候,人家吃海参,你吃葱?

傅彪:那时候团里不让谈恋爱,我们都是偷偷的,但也找了个同事给作证。当时去西单吃饭,我兜里只有14块钱,她说要吃海参,那就7块,我就点了个葱炒海参,他们吃海参,我吃葱。后来吃完了,我才明白海参的用意———情深似海。

记者:这次生病你们的感情经历了生死,更深刻了吧?

傅彪:病了之后有人问我:你们夫妻今后会怎样发展?我说:可能以后张秋芳再出门的时候,有人就会发现又多了一只手拉着她的衣角。要按秋芳的话说:我身边又多了一个大孩子。男人没遇大事,总会把自己想像成是顶梁柱、参天树什么的。可我从小到现在,第一回遇上这样的事情,所以我在秋芳身边,现在真的又回归到了一个孩子的身份。

我一直生活得很笨拙

记者:都说你生病是因为太过劳累了,为什么要那样拼命呢?

傅彪:不为什么,就是刹不住车,遇到好的角色就放不下,秋芳总是说对我最大的惩罚就是不让我演戏,演员就是苦行僧,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记者:现在对人生的态度有改变吗?

傅彪:以前人家问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说活着,现在依然如此,不过是要健康地活着。

记者:如果再来一次,你还会让自己活得那样辛苦吗?

傅彪:我一直是生活得比较笨拙的人。有人可能会活得很巧,无论事业还是赚钱还是待人接物。可我就做不到处处都能把自己活得很巧,任何一个工作,我接了,就会尽最大努力把它做好,任何一个朋友只要张嘴求到我,我能办的就一定帮忙做到,所以我一直活得很累也活得很忙。可这一累一忙,又会不会忽略了身边很多重要的东西呢?在这个手术之前,几年之间我一直都在忙于接戏演戏,没有任何时间认真地去体验亲情、友情这些最暖人心的东西,但是生病之后,我仿佛变得脆弱了,经常被朋友和观众们的关心所感动,后来想这可能也不是脆弱,而是真正体会到某种爱的本质,如果再来一次,我可能依然会这样选择。(时代商报)(http://www.dajiyuan.com)

以上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dede:global.cfg_webname/}如有雷同请联系我们
以上图片部分来源于网络{dede:global.cfg_webname/}如有雷同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