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美籍华人音乐大师盛宗亮

【大纪元2011年05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雪儿香港采访报道)曾三次获得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奖、著名的美国艺术文学院奖、洛克菲勒基金会奖,和甘迺迪艺术中心奖的美籍华人作曲家、指挥家和钢琴家盛宗亮。他是已故美国古典音乐大师伯恩斯坦的学生和助手。最近他来到香港为科技大学为创校二十周年音乐研讨会“创意间的亲昵”出任创办人暨艺术总监。

对于这项新任务,盛宗亮说:“爱因斯坦早就说过,你要想真正成为一个有成就的科学家的话,你必须具有艺术家的想象力,不是说我们把科技大学的所有的学生都变成艺术家了,是让他们了解艺术家的创造力,……怎么造成把那个作品推出他完善的程度,学生能够理解这个思维方式,这样不管你搞什么专业,那个创意都是很重要的。”能与殿堂级音乐大师一起探讨音乐,是香港学生的福气。

首先是一位音乐家

身为作曲家、演奏家、指挥家、现在又做为一个教授主持院校,盛宗亮认为最重要首先要成为一个音乐家:“演奏家只是职称而已,你是弹钢琴的、你是指挥的、你是作曲的,实际更重要你是完美的音乐家,需要各方面的修养,音乐的修养。”

古人讲静心调息,讲修为,盛宗亮在寻找创作灵感时也讲究静心:“因为你平时在做什么,你心静不下来的话,你写曲子就静不下来,所以人家分析别人的作品,作家在写作品的这段时间里他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是很悲剧性的还是很高兴的,还是幸福的那段时间,自然而然就会反映到他的创作。”

盛宗亮谈到了他创作曲子的过程:“主要的构思是任何时间都有的,在开车、在坐飞机、在别人开会讲些不重要的事件,脑子一直在构思,等到你构思以后,完了以后,从音乐构思来说就是你听见这个音乐,不停的听,每一遍重复的时候如果你喜欢的话你再听一遍,等于放录音一样,再放一遍,每回放你就把他修改,大脑就慢慢把他修改,把它弄得完美一点,等到正式坐在钢琴把他记下来,那时候你脑子已经基本上成熟了,只是把他记下来而已。”

创作时保持平静心态

他又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创作时候你不能太高兴,如果是特别高兴有什么好消息,你太兴奋你不能写,太悲哀了太痛苦了也不能思想集中,所以要在中间那种状态,……我觉得这也是一个人的修养,平时你对自己的要求,对于家庭生活,或者是周围在你人生周围的一些人也很重要。像我的太太、我的小孩子,家庭和睦的话,我的作品当中情况不一样,如果天天有悲剧性产生的话,你的作品也不一样。”

盛宗亮举例说,他到美国的第一部学业作品《痕》,伤痕的“痕”,附标题叫《免怀》,讲述文化大革命的情况:“那个时候就是刚刚到美国,在美国的生活也不是很好,是学生要奋斗的时候,就想到小时候在文革的情况下长大那种情况,但那种情况比较悲剧性的,那个作品的情况,后来再写的话就不一样了。”

大部分盛宗亮的作品都与政治、历史事件没什么关系,但有几部以政治事件你主题,包括《南京啊南京》,纪念南京大屠杀的死者。这是他在在美国生活了12年后创作的:“我觉得光写你的愤怒、痛苦不一定够的,你要看到人生中的希望,要看到人,因为每一个人的个性里面有美的地方,也有丑恶的地方,你看你怎么压抑,你要控制不好的地方,自己要控制自己,你才能发扬你好、美的地方,做真、善、美的一部分,那么你才能控制到你自己人生所有的事情。”

很多音乐家都有自己的信仰,盛宗亮也相信从神这个角度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这个世界有比人类更伟大的一种力量,这个是有的,但是我并不是相信每一个固定的宗教,我觉得宗教很多的人为,正因为是有这股力量,所以有宗教的可能。”

一家三口乐融融(盛宗亮提供)

平静、自然的爱情

家,给盛宗亮一种稳定的感觉。当妈妈基本上对他放弃了,妹妹都觉得他一辈子打光棍时,他遇上了她:“我就是第一次丝路的时候,我太太那时候西安音乐学院三年级学生,我去讲课,讲课完了她进来以后我就跟她笑了一笑,也没有一见钟情,也就笑了一下,后来就认识了,她因为也是搞差不多的专业,也是弹钢琴作曲的,那么就认识了,后来就鼓励她来美国上学,她自己来了,到了美国几年以后才又见面。”

“她没有故意的,她不是来管我,她的爱情很平静,很自然的,感情像所有的事情一样,有的时候是命运造成的,虽然我等了很多年,很晚才结婚,但我也是觉得我很幸运,……马友友跟我太太说,‘你很了不起’,我太太说,‘我怎么了不起’,我原来是一个降不住的野马,现在我觉得平静很多。”盛宗亮说。

盛宗亮的女儿已经5个月了,“现在我女儿她就是见到谁她都笑笑!”

如果想培养小孩子的音乐天分,他说:“关键实际上培养的时候是在妈妈的肚子怀孕的时候就开始培养,就让小孩子听音乐。……我女儿在生之前,她妈妈也是搞音乐的,听音乐已经成她生活中的一部分了,经常听巴哈的东西,所以等她生出来才几天,只要一放巴哈的音乐她就睡着了,”

至于对孩子的期望,盛宗亮说:“她将来长大想干什么干什么,她高兴就行!”


专访神韵国际艺术团乐团指挥林家绮
(大纪元记者夏墨竹澳洲墨尔本采访报导)澳大利亚勋章获得者、著名音乐家、指挥家何伍德(Douglas Heywood)先生携夫人一同观看了3月4日神韵国际艺术团墨尔本站的第四场演出。现场伴奏的神韵乐团令他印象十分深刻,他对乐团中西乐器合璧的成功典范赞叹不绝,“神韵乐团音乐如天籁之音荡气回肠,让整场演出韵味起伏、扣人心弦,真是太棒了。”
【专访】大提琴家倪海叶的音乐之旅
【大纪元2011年04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潘美玲费城采访报导)《从毛到莫扎特》曾获得1980年奥斯卡最佳记录片奖。这部广受好评的影片记录了当代一些最杰出的古典音乐家到红色中国举办大师授课班,冲击了毛时代遗留的禁锢。这些西方大师们为这个幅员辽阔、极富音乐才华,但人性被压抑的国家注入了生命的活力。美国广播公司(ABC News)评论该记录片说:“它荣获了一个奥斯卡奖……但它值得获两个奖——第二个奖是它让你感到作为一个人是多么的美好。”
专访:生物学博士谈修炼法轮功
采访者的话:在我周围,有很多学术界、科技界的专家、博士,硕士、教授都是修炼法轮功的。 他们虽然走进修炼的缘由不尽相同,但是,他们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变化都很大。而且,他们都经历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却依然坚持修炼,对法轮功的信念毫无动摇。是什么力量使他们在巨大压力和困难面前能够坚守信念?法轮功到底怎么样,能让这些有思想、有头脑的学者专家坚信不疑?带着这些疑问,我采访了几位博士、教授和专家,希望通过他们的修炼经历和心路历程,解开世人的迷惑,了解法轮功真相。
专访政治家、教育家墨尔本百岁人瑞康绍禹
(大纪元记者夏墨竹澳洲墨尔本采访报导)“我本燕赵一漂萍,浮生南北与西东。两期总领志士群,浩然正气堪比伦。神州陆沈庆孑余,苍海载我到南极。天涯海角有桃源,世外避秦三十年。”这是三十年前,教育界名宿、抗日英雄康绍禹先生写于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七古自况。想当年,在万民观礼的北京故宫太和殿日本投降仪式上,七个接手受降的委员,他是其中之一。仅仅几年后,在大迁徙的离乱中,带着一块洋钱逃命的也是他。
专访金穗奖导演王承洋 故事说不尽
尽管金穗奖首奖的光环加身,王承洋仿佛仍是当年那个拿漫画给同学看、爱说故事的男孩,历经许多峰回路转的历练及一连串对梦想的苦苦追寻,他说故事的渴望丝毫未减。
专访:哲学博士谈修炼法轮功
采访者的话:在我周围,有很多学术界、科技界的专家、哲学博士,硕士、教授都是修炼法轮功的。他们虽然走进修炼的缘由不尽相同,但是,他们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变化都很大。而且,他们都经历了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迫害,却依然坚持修炼,对法轮功的信念毫无动摇。是什么力量使他们在巨大压力和困难面前能够坚守信念?法轮功到底怎么样,能让这些有思想、有头脑的学者专家坚信不疑?带着这些疑问,我采访了几位哲学博士、教授和专家,希望通过他们的修炼经历和心路历程,解开世人的迷惑,了解法轮功真相。
云裳木兰的芳姿淑韵(下)
陈云裳福慧双全、进退自如的一生,既有云霞蒸蔚的绚丽多姿,又有光风霁月的明净清爽……是远比娱乐圈的绯闻婚变更适宜年轻姑娘眺望的风景。
云裳木兰的芳姿淑韵(上)
女扮男装、替父从军的花木兰,迪士尼改编成颇具女权色彩、实现自我价值的超级英雄。而神州千古传颂的木兰则是忠孝节义、智勇双全、贤淑高洁的化身。虽然战功赫赫、封为尚书郎,木兰还是辞官隐退,回归传统的女性生涯。
【历史回眸】“反共才是爱国”的倪匡
倪匡,原籍浙江镇海,1935年5月30日出生于上海一知识分子家庭,倪匡是家中老四,本名倪聪。他小时候跑去看过枪毙“反革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那种场面,“回来吃不下饭。”
夏志清夏济安书信集:卷五(1962-1965)(下)
家常、感情、文学、电影、时政,中国现代文学批评界的两大巨擘──夏济安、夏志清夏氏兄弟,18年的鱼雁往返,是一代知识分子珍贵的时代缩影。

以上文章部分来源于网络{dede:global.cfg_webname/}如有雷同请联系我们
以上图片部分来源于网络{dede:global.cfg_webname/}如有雷同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